微信彩票讨论群

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三章 前仆后继

小说:留守的月牙 作者:七寸明月字数:8039更新时间:2019-11-06 17:12:57

董婶在家里停放了七八天,终于下葬了。

这是个阴雨天。雨不大,淅淅沥沥的,绵长悠远,像秋雨,甚至比秋雨更凄凉。雨打在送葬的人们身上,湿了衣服,却没人去管它,仍然逶迤前行。花圈被淋湿了,纸花凋败;撒向天空的纸钱被淋湿了,梧桐枯叶般飘零;唢呐的呜咽被淋湿了,悲哀而凄切。

苏娟杂在送葬的队伍中,看着棺材落井,听着鞭炮声起,想起以后再也见不到董婶那精干的样儿,再也听不见她那句“狗日的娟”,不由掉下了几滴眼泪。

董婶儿女可比苏娟伤心多了,棺材一落井,顿时嚎做一团。嚎声、鞭炮声、唢呐声、锣鼓声,响彻天地。天愁云惨里,苏娟心中既满怀悲情又不无感慨:做后人的或许都这样,老人活着的时候,他们不懂得珍惜;老人一旦离去,却又追悔莫及。董婶的儿女们就这样,董婶在时,他们连往家里打电话都嫌麻烦,可董婶一旦不在了,他们又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可后悔能有什么用?痛哭能有什么用?能换来老人重生么?因此她想,为了不使自己重蹈董婶后人的覆辙,一定要在双方老人的有生之年,好好守着他们,再不外出,绝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安葬了董婶之后,几个儿女商量,决定留下根叔在家接替董婶照看孩子,儿女们则继续外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一个老人倒下了,就由另一个老人接替;一方的老人倒下了,就由另一方的老人接替。这,就是乡亲们的生存现状。

董婶儿女认为董婶是劳累过度猝死的,因此给根叔立了个规矩,不准他再像董婶那样种地,即使要种,也只能种点蔬菜,够一家人吃就行了。

又一个家族十来口人的地得撂荒了。

村里一大半的地都撂荒了,看在苏娟眼里,倒也没什么,毕竟她没种几年地,而且她种地那会儿,恰是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所以她对土地没什么感情。但这看在根叔眼里,却大大地受不了。根叔与赵石匠、苏篾匠一样,见不得自己家的地荒着。因此儿女们一走,他便和当初董婶一样,扛着锄头下地去了。

根叔是个性子极好的老人。在工地时,他只知道闷头干活,从不计较活儿轻重,价钱多少。在家里,兴许是长期受董婶压制的原因吧,他的性格非常懦弱。受惯了奶奶强制管理的六个小家伙,原有许多坏的习惯,还都藏着掖着,不敢公然表现出来。现在好了,在懦弱的爷爷面前,他们再不用顾忌什么。

这天晚饭后,苏娟正辅导玉竹和海燕做作业,苏芬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串门。苏娟笑问她这漆黑的天,怎么想到来串门。苏芬无可奈何地说:“我也不想来串门,可根叔和他那帮小家伙在那哭得让人心烦,我只好出来躲一躲清静!”

苏娟感觉奇怪,皱眉问:“根叔真在哭吗?”

苏芬说:“不信你仔细点听啊!”

经苏芬这么一提醒,苏娟还真听见了哭声,有孩子的声音,也有老人苍老的声音。“他们这是哭什么?”苏娟不解。

“哭什么?根叔跟董婶感情好啥!根叔也真是的,董婶下葬都几天了?他竟然还能哭成这样!”

“芬姨,你说错了。根爷爷不是哭董奶奶,是哭玉梁。”玉竹插嘴说。

“哭玉梁?他哭玉梁干啥?”苏娟更加不解了。

微信彩票讨论群玉竹说:“我们班今天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玉梁趁老师不在,偷偷溜出学校跑了。”

“呵,那小子也玩起失踪来了啊!”苏芬笑了。

“他跑哪里去了?玉竹,你知道吗?”苏娟问。

“不知道!”玉竹摇了摇头。

“一定是去县城网吧了。”海燕插嘴说,“我中午的时候,听玉梁在跟班上几个男生商量,说先去搞辆车,然后去上网。”

微信彩票讨论群“他们去上网,又不是去抢银行,用得着搞辆车吗?”苏芬笑着说。

“不是啦,他们是去偷自行车,然后拿到收破烂那里去卖,卖了钱才去上网。”海燕解释说。

“得,一定是了!”苏娟急了,对苏芬说,“跟我去根叔家劝劝他,可别董婶才走没几天,又把他给搭进去了!”

苏芬笑道:“姐,你又不是村干部,管这些闲事干啥?我们聊聊天吧,管他哭死哭活呢!”

苏娟不快起来,嗔道:“芬,不要忘了,我家出这么多事,全靠左邻右舍帮忙才度过去。现在根叔遇到了难处,我能不去帮帮他吗?走,跟我一起去,不去我可骂你了!”

“行行行!”苏芬无奈地说,“我看呀,你既然留在家里不出去了,又这么爱管闲事,还不如去参选村主任得了!”

“嘿嘿,政府要是肯给我这个机会,我还真想试一试!”苏娟笑着,拉起苏芬,吩咐玉竹和海燕好好做作业,便朝根叔家走去。

苏娟本是一句玩笑话,苏芬却认真了,说:“眼下就有个机会,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

苏娟笑着说:“什么机会?不会是改选村主任吧?”

苏芬说:“姐,你可真是未卜先知!秦老二说,七月中旬村委会就要届满改选了,他怕有人跟他争,让我暗地里给他拉选票呢。”

苏娟不以为然地说:“选就选他的呗,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苏芬不满地说:“姐,你不是喜欢管闲事吗?这是机会啊!你一旦选上了村主任,那就名正言顺地管闲事啦!你放心,你要参选,拉选票的事我负责!秦老二这些年占着茅坑不拉屎,只管捞好处,不管大家死活,大家早就想让他下去了。别说是你参选,就是苟家那傻姑参选,也保管把那死王八选下去!”

苏娟笑着说:“去你吧!秦老二当这么多年村主任,你以为人家没两把刷子?我选村主任?我还选国家领导人呢!我是那块料吗我?走走走,别瞎说了,看根叔去!”

苏芬不干了,撅着嘴说:“姐,我们村需要个能干人来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干嘛推辞啊?你看看现在我们村的人,除了外出打工,还有什么别的路可走?你干嘛不想想点子带大家在村里搞点事业?那样子也好让柱子他们回来在家门口挣钱啊!”

苏娟笑话说:“你呀,成天就想着叫柱子回家!”

苏芬说:“对呀!谁不想自己男人能在家门口做事啊?又挣到了钱,又照顾到了家,多好的事啊!”

苏娟叹了口气说:“你说得有道理。谁都想就近找事做,可就我们这地方,哪有那么多的事供我们做啊?”

苏芬说:“所以你得想点子带大家搞点事业呀!”

苏娟摇摇头淡淡地说:“这事我可没想过。我呀,只想留在家照顾好老人和孩子,别的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也想不了!”

苏芬像泄了气,咕哝说:“你呀,看上去一副热心肠的样子,其实也跟我一样,只顾自己的小家,不顾乡亲们大家。你也不想想,没有乡亲们,你那个小家能有今天吗?”

苏芬这话说得没错。没有乡亲们的信任与支持,苏娟那个小家还真不可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小洋房自不必说,家里的装修、家具,也在全村数得上第一位,最关键是的,存折上还有一大笔积蓄。不过,在村里弄事业,她可还真没想过。苏娟笑着敷衍说:“芬,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又不是村干部,我想管也管不了啊!”

“你选上村主任不就是村干部了?”苏芬嘻嘻地笑着,又把话题绕到了选村主任上来了。

“切!”苏娟苦笑说,“你以为我一参选,大家就都把票投给我了?我是救世主?”

“你可不就是救世主?谁站出来跟秦老二竞争,谁就是我们的救世主!”

“没那么简单!”

微信彩票讨论群“就这么简单!”苏芬肯定地说,“姐,你这些年长期在外,不了解内情。秦老二那死王八,就是个只想领工资,捞好处,不想为大家做事的人。他的心思除了放在怎么捞好处上,就都放在了他家茶馆上。这些乡亲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谁要跟他竞争,他就只能乖乖地下课!”

苏娟摇头说:“我不信!”

苏芬说:“你不得不信。就拿集资修路来说吧。别的村搞村村通、院院通都搞得热火朝天,可我们村呢?就一条破便道整修,都搞不起来!什么原因你知道吗?”

苏娟说:“我怎么不知道?不就是大家都不愿意出钱吗?”

苏芬说:“错!不是大家都不愿意出钱,而是除了秦家两兄弟,大家都愿意出钱!”

“切!”苏娟嗔笑说,“我就不愿意,你能把我也算上?”

苏芬说:“你那不是不愿意出钱修路,而是不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交给秦老二那种人来打理!”

苏芬说得没错。就脚下这条破路,住在村里的乡亲,谁都想把它弄好,因此并不吝惜几个集资款。但大家实在是信不过村干部那一帮子人,因此秦老二多次发动大家集资,都无果而终。

“怎么样?我说得有道理吧?”苏芬见苏娟沉吟不语,得意地笑了。

“对对对,道理都在你一方!”苏娟笑道。

“那就赶紧站出来选村主任!”苏芬又来了。

“我选你个头!小心脚下,有个水坑!”苏娟嗔笑说。

“放心吧,我家门前哪里有坑,我还不晓得吗?”说话间,姐妹两人已经到了根叔院子外。一阵老人和孩子的哭泣声,正从根叔家楼上传出来。

苏娟赶紧吩咐苏芬叫门。苏芬嗓门大,苏娟怕自己叫门正哭着的根叔听不见。

“根叔,开门呐!我姐来看你来了!”苏芬的声音果然洪亮,楼上根叔的哭泣声顿时停了,只剩下几个孩子的抽泣。

不一会儿,根叔便下楼开了门,含着悲把二人让进堂屋。苏娟见他不住地揩眼睛,同情地说:“叔,别担心,我都听海燕说了,玉梁可能到县城网吧上网玩游戏去了,丢不了。”

苏芬也说:“我姐说得对!根叔,你不常在家不晓得,现在这帮野小子都这样,喜欢趁周末往县城跑,蹲一晚上网吧,第二天一早就自己回来了。”

根叔凄凄恻恻地说:“我就怕他像玉竹海燕那样,一去十来天。他要是走丢了,我可怎么向他娘老子交代!到了阴曹地府,又怎么跟他奶奶说——”

根叔说到董婶,又勾起伤心事来,不由掉下一串老泪。苏娟见不得老人这样,心里一冲动,就拍胸脯说:“叔,你不用担心,侄媳妇这就帮你找去,行不?”

根叔听了这话,先是一阵高兴,可一转念就急了,连连摇手说:“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行?这么晚了,我都不去找了,怎么能叫你去找呢?”

苏芬也吃了一惊,提醒说:“姐,天这么晚了,怎么去呀?要去明天一早去吧。”

苏娟话已出口,不好意思收回来,坚决地说:“叔,芬,你们别劝。我这人脾气就这样,说过的话,板上的钉!芬,你回家哄孩子睡觉去;叔,你带好几个小家伙,别让他们再出状况。我去了!”

苏娟说着,起身便往外走。苏芬急了,赶紧跟出来,责怪说:“姐,你这是何苦?你也不想想,都这么晚了,怎么去县城啊?再说了,县城那么大,网吧那么多,你一个人找得过来吗?”

苏娟笑话道:“谁叫我好管闲事想竞选村主任呢?”

苏芬严肃地说:“姐,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好好想想!这么晚了——”

“行了!你放心吧,我叫玉树跟我一起去。他小子是老手,相信县城所有的网吧他都去过,一定能找回玉梁!”

苏娟匆匆赶回家,将正要洗漱睡觉的玉树拉了便朝收费站去。玉树听说要帮忙找玉梁,脸上老大的不高兴,说:“妈,他家玉梁去县城网吧上网,他去找啊,干吗要我们去?”

苏娟嗔道:“玉树,你小子别没良心啊!你晓得海燕他爸那天晚上到我们家闹,要泼汽油烧我们家房子,都是谁帮忙劝着的吗?是你董奶奶!我们有难处的时候,人家帮过我们;人家有难处的时候,我们也得帮帮他,这是做人的本分,知道吗?”

玉树点了点头,说:“妈,我不管什么本分不本分,只要是你叫我,我就不说二话。走吧!”

“我儿真孝顺!”苏娟笑了。

玉树果然是逃课进网吧的老手,他带着苏娟只钻了两家网吧,便找到了玉梁。

与玉梁一起的,还有三个小子。那三个显然也是老手,在玩一种叫什么《魔域》的网络游戏,玩得是眉飞色舞,兴高采烈的。而玉梁则有些无所适从,登了个QQ,在那忙着加好友,说是为了偷菜用。这些都是玉树告诉苏娟的,苏娟可是什么都不懂。

玉梁见了苏娟,显得很慌张,其他几个小子则一脸的无所谓。苏娟对玉梁说:“玉梁,爷爷因为你不回家,在家哭呐,你要不回去啊,他可要哭一晚上。你说你是跟三伯娘回去呢,还是继续在这里玩?”

玉梁红了脸,嗫嚅说:“我,我还是跟你回去吧。”

玉梁这么说,苏娟松了口气。说实话,她还真怕这小子不肯听她的呢。她又问另外三人:“你们呢?愿意回去吗?”

“你是谁呀?我们凭什么要跟你回去?”三个野小子根本没把苏娟这个成人放在眼里,一边不友好地回答她,一边嘲笑玉梁,“赵玉梁,你娃娃不是说你没事吗?怎么这会儿有事了?下回还想不想跟我们混啊?做美梦吧你!”

微信彩票讨论群苏娟看这三个小家伙不过十一二岁,没想竟这副德行,心中不由悲哀。但转念一想,玉树这么大的时候,说不定也就这个样子呢,有什么好悲哀的呢?还是先带玉梁回去吧。

苏娟带了玉梁正准备离开网吧,却被网吧老板拦住了。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女人,脸色很不好看,说:“你是谁呀?凭什么带我的顾客走?”

看来影响人家做生意了,苏娟抱歉地说:“我是他伯娘,也是他的监护人,来找他回去的。”

老板娘不屑地看了看苏娟,冷笑说:“你说你是他伯娘你就是了?我还说我是他亲妈呢!我告诉你哈,要走你自己走,不准带走我的顾客,不然,嘿嘿,别怪老娘不客气!”

老板娘明显是欺负苏娟是农村人,没见过世面,苏娟心里有气,却强忍着,正想耐心地跟她解释,玉树却气不过,指着老板娘说:“你说什么呐?你收留未成年人上网你还有理了?我要去派出所告你,你信不信?”

微信彩票讨论群“玉树,不许乱说!”

苏娟喝住玉树,不想把事情闹大。可老板娘倒好像特别愿意把事情闹大似的,一听玉树撒泼,立即来劲了,双手一拍,高声说:“小子,想耍横呀?老娘倒想瞧瞧,你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里面的,出来几个,有人想砸场子!”

苏娟知道坏事了,遇到刺儿头了。忙一把拉住玉树,对老板娘说:“老板娘,他还是个小孩子,不会说话,你别生气。我们哪敢砸你的场子?我们不过是丢了孩子心急,你就行行好,让我们走吧。玉树,还不赶紧带弟弟走?”

苏娟朝玉树使了个眼色,想让他趁里面的人还没出来时,先带玉梁离开。可是玉树也是个刺儿头,非但不肯走,反而将手伸进了怀里,冷笑着等那些家伙出来。

不一会儿,三个十八九岁的小青年从一个雅间里抢了出来,一个个光着上身,歪叼着烟,一副地痞流氓相。其中一人走在前面,问:“坤姐,什么人想砸场子啊?”

苏娟怕事情闹大,赶紧解释说:“误会!兄弟,都是误会!”

那个叫坤姐的老板娘见帮手来了,气焰更足了,手指着苏娟的鼻子说:“就是她想砸我们的场子,还有这小子!”

“简直无法无天了!”那三个小青年一听这话,显得很是气急败坏,齐将手中的烟蒂朝地上狠狠地一砸,便朝苏娟和玉树围了过来,一副要动手的样子。走在前面那人最先抢到玉树身边,伸手就要来拿玉树的膀子。苏娟急了,正想上前保护玉树,却见玉树呼地一下从腰间抽出一把尺来长的尖刀来,雪亮的刀尖一闪,便顶在了那家伙的喉咙上!那小青年伸出的双手顿时定格似的停在了空中。另两人也一齐收住脚步,不敢再往前凑。

看来,玉树这小子读书不中用,打架倒是一把好手。只听他冷冷地对那呆了的家伙说:“大哥,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你可千万别动,我手可拿捏不好分寸!”

那小青年显然怕了,求和说:“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可千万别激动!”

玉树冷笑说:“有话好说?这话说得好!你跟老板娘说吧!是她不肯好好说话的!”

苏娟知道,事态闹大了,不可能就这样收场,赶紧趁玉树占着上风,给赵美善打电话求助。赵美善听苏娟说了大概,先安慰她别急,再问她在哪家网吧,然后就叫她把电话给老板娘,说要跟老板娘直接通话。苏娟依言将电话递给老板娘,说:“公安局刑侦科赵科长要跟你说话。”

老板娘见玉树身上有刀,镇住了自己的帮手,正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听说赵美善要她听电话,赶忙接过,连连点头说了一通是是是,然后挂了电话还给苏娟,陪着笑说:“苏大姐原来是赵科长的嫂子,怎么不早说?早说哪会产生这么大误会?呵呵,误会,误会,纯属误会!”老板娘说着,又朝三个小青年说:“你们几个进去玩自己的吧,一场误会!”

三个小青年听老板娘这么说,相互看了看,悻悻地进雅间去了。苏娟知道,赵美善的话起了作用,对老板娘说:“老板娘,我真没砸你场子的想法。我们只是因为孩子丢了心里急。耽搁了你做生意,实在对不起!”

老板娘爽快地说:“苏大姐,你就带着这孩子走吧,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

既然老板娘答应放人,苏娟也不再客气,一手拉了玉梁,一手拉了玉树,逃也似的离开了网吧。到了大街上,拦住一辆的士,上了车,这才松了一口气。

微信彩票讨论群玉树见妈妈很紧张的样子,不以为然地说:“妈,不用这么紧张吧?我们用不着怕他们!有你儿子在,没人能欺负你!”

“你还说!”苏娟嗔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要是人家躲过了你的刀,要是他们也拿出刀来,你怎么办?”

微信彩票讨论群“我不怎么办!我先放倒他一个再说!别看那些人恶狠狠的样子,一见到血,照样晕菜,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听你小子说话,怎么觉得你好像个惯犯似的啊?赵玉树我跟你说,以后不许你再干这个,听好了没?”

“妈,我这不是为了保护你吗?又不是无事惹事,你急什么?你要急跟玉梁急啊,这小子玩失踪,差点害我跟人打架!”玉树嘻嘻地笑了。

“谁跟你嬉皮笑脸的?以后不许带那种东西在身上,听好没有?”苏娟严肃地说。

“听好了!”玉树见妈妈态度严肃,一下子变得有气无力起来了。

苏娟不再跟玉树闲话,却拨通了赵美善的电话。刚才麻烦了他,现在既然脱困了,怎么也得感谢感谢人家。苏娟跟他说了些感谢的话,正打算挂断,玉树忽然抢过电话,朝电话大声说:“叔叔,你们警察抓人不是跑得比狗还快吗?刚才那个网吧长期收留未成年上网,怎么不去抓啊?凭什么抓我的时候你们是英雄,抓他们的时候就成了狗熊了?你们当警察的不是这么当的吧?”

苏娟猝不及防,被玉树抢过电话胡说一通,急了,赶紧夺过来,正要道歉,却听赵美善苦笑着说:“玉树,你还小,不懂得这个社会的复杂性——”

苏娟连忙说:“美善兄弟,你别听他胡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好了,不打扰你了,拜!”

苏娟说着,害怕玉树再说些没分寸的话,赶紧挂了电话。苏娟见玉树一副不平的样子,伸手抚着他的头,笑着说:“玉树,网吧怎么做事,我们管不着;警察怎么做事,我们更管不着。我们唯一能做的,是管好自己。我们要自己管住自己,坚决不去网吧,你懂了吗?”

玉树不服气地说:“我不懂!同样是违法,凭什么他们只抓我和玉民几个,却不去抓网吧老板?这不是选择性办案是什么?我知道,警察也跟我和玉民几个一样,没一个是好东西!”

苏娟嗔笑说:“瞧你小子说的!哪来这么大火气?连选择性办案都说出来了,平时香港电影看多了吧你?好了,别赌气了,别把你玉梁弟弟带坏了!”

玉树冷笑说:“他不已经变坏了吗?这些警察不作为,是他变坏的根本原因!”

苏娟有些哭笑不得,不由恼火地说:“玉树,不许说了!玉梁是怎么回事,你妈一清二楚,不需要你给我分析!”

玉树虽然不大服气,好在再不吱声了,车里静了下来,只剩下汽车高速行驶的声音。夜已经深了,天地都沉睡了似的,静得出奇。然而苏娟此时的心里,却沸腾了的油锅似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她想,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就像自己吧,既管不了网吧违法,也管不了警察选择性办案。她仅有的力量,不过是尽力管住自己的孩子,奉养自己的老人而已。有没有一种办法,把大家都团结起来,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以管住大家的孩子,奉养大家的老人?

苏娟想到了当年的互助组。能不能把留守在村里的老人、妇女组织起来,成立一个村民互助组织?这样,哪家孩子出了问题,哪家老人出了状况,就可以动员大家一起出力出主意,解决问题的力量就大多了。如果这个组织到政府部门去备个案啥的,也许还能影响更广……

想到组织大家,苏娟不由想起了苏芬刚才说过的话。是啊,我又不是村干部,我凭什么管人家的闲事?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唉!我要是村干部啊,我首先就组织大家,把养老和育小这两件事给做好!当然,我也要组织大家凑份子把村里这条破便道给收拾好。这破路多害人啊,连我都差点被它害死,村里老人要万一出点事故,连救护车都怕敢开进来,那还了得!自然,以后还可以想一想,怎么个招商引资,在村里建个什么厂之类的,让乡亲们能够就近解决工作问题,也就彻底解决养老、育小的大问题了。像苏芬那样的留守烦恼,也可以迎刃而解……

苏娟想得美妙,落得的却是苦笑。当村干部?她可从没来都没敢想过!不过,组织大家共同教育管理孩子,照看老人这个想法,她倒真想试一试。

  七寸明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彩票计划群 微信彩票交流群二维码 微信彩票注册群 微信彩票交流群二维码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 微信彩票讨论群彩票计划微信群和qq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北京赛车交流群 彩票微信群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