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彩票讨论群

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回 是君非君情难辨(3)

小说:兵器谱 作者:凡尘字数:3561更新时间:2019-11-17 16:07:37

这四个人其貌不扬,霎时间便杀了数人,庙宇里顿时死一般沉寂,只听见火堆里爆出火花的声音和黑夜里滚动的雷声。

霹雳一声响,照见了庙外石碑上一个身形诡异的汉子。虽然只照见一瞬,众人心中都是如见恶魔一般,无不惊骇万状。雷声过后,昏暗的雨夜里什么也瞧不见,庙宇内却如沸腾了一般。

旁边一个使镰刀的闪身抢过泰山四侠眼前的一人,声嘶力竭的喊道:“说,快说,曹家父子在哪里?”那人瞪圆了眼睛想要说不知道,只见使镰刀的人右手一挥,镰刀带起一股鲜血,已将那人的人头割下,随即左手上青光闪动,又多了一把镰刀,双镰刀在掌中来回翻动,不但将剩下的六人杀了,还连带杀了旁边的十余人,直到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才抓着镰刀跪在了地上。这人武功很高,别人本应该怕他才对,但此时他脸上的惊恐却比任何人都还要多,他浑身都染上别人的鲜血,不住的颤抖着,喃喃道:“够了,都是报应,都是报应,不想再逃了。”随即仰天哈哈大笑,又道:“这天下果然有公道,真是半分不差,想当年我为了沈家娘子,杀他满门,如今也成了丧家之犬。”又是仰天大笑,倏然他举起镰刀,向回一撩,喉头鲜血飞溅,竟然回到自杀了。

众人无不惊恐万状,只听人群里有人说道:“不是已经上武当山报讯了吗,木道人为何还不来!”人群中有人应道:“是啊,再迟一些,只怕都成死人了,难道就由这魔头横行霸道吗?”

这时倏然有人厉声道:“白秋雨,他就是白秋雨,他就是杀人的人!”众人循声看去,之间一个汉子手持一字电剑,正驾着虚弱不堪的白秋雨。泰山四侠、云雁鸣、梅岭众人被适才的情形所震撼,根本没留意白秋雨竟然落入此人手中。

白秋雨虽然虚弱,但面无惧色,淡淡说道:“这位兄台,你可知这世间最不可糟蹋的两件事是什么?”那人一字电剑紧贴着啊白秋雨的咽喉,已经割破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惊恐,不知道他害怕的是庙外那身形诡异之人,还是害怕白秋雨倏然发难,又或是害怕永远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啊名字。过了半晌,那人终于还是说道:“是什么?”白秋雨道:“第一便是你深爱的女人不可糟蹋,有人用名利、地位去得到一个女人,岂不知那便是糟蹋了,有一天,他一定会后悔的。”这人本是个无情无义之人,什么女人后悔的,他哪里听得明白,又问道:“那第二件呢?”白秋雨晃了晃手中的酒坛,道:“这第二件便是酒,当你痛苦得连死都无法解脱的时候,只有酒可以让你活着,所以当一个人喝酒时,绝对不可糟蹋。”这酒里的勾当他身为江湖中人倒是明白,道:“糟蹋了便如何!”白秋雨道:“你确定你手中这把剑真的快如闪电吗?”那人总算自信的说道:“没错,我很确信,因为你的咽喉就在我的剑下!”

白秋雨举起酒坛喝了口酒,叹息道:“没错,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那人闻听此言却并不动手,反而有些迟疑。白秋雨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江湖上最近应该死了不少人吧,逃命的十有八九也都在这庙里了,也应该有人说了,杀人就是白秋雨,如今白秋雨就在你手里,只要你一剑杀了我,从此名扬天下,有何难的吗?”那人抖得更加厉害,白秋雨又道:“你在怕什么,你放心,只要我死在你的剑下,会有人记住你的名字的。”那人还是不停的抖着,手上的剑却已离开了白秋雨的咽喉一寸,低声道:“你这人好狠,没错,杀了你,我就名扬天下,可又有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来杀我。”

白秋雨笑了,道:“看来这世道真的不一样了,最放不下的,却是手拿着刀剑的人。”白秋雨左手倏然上翻,铮的一声响,手指弹在那柄一字电剑身上,长剑立时断作两节。那人缓缓放开白秋雨,凝视着手中的断剑,过了半晌望着雷电交加的雨夜,走到庙外的石碑下,口中喃喃读着石碑上的碑文:“周之季世,巴国有乱。将军蔓子请师于楚,许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国既宁,楚使请城。蔓子曰:‘籍楚之灵,克弭祸难,诚许楚王城,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以头授楚使。楚王叹曰:‘使吾得臣若蔓子,用城何为!’乃以上卿之礼葬其头。巴国葬其身亦以上卿礼。”原来此碑文记载的乃是春秋之时临江城里的一段往事,这庙里供奉的正是将军巴蔓子,当年巴国内乱,许下三座城池,求楚国发兵平乱,叛乱平定之后,楚国按照约定派遣使臣索要城池和城中的百姓,巴蔓子不愿看到看到城中百姓沦为楚国奴隶,但大丈夫言出必践,岂能失信于人,况且诸侯往来,更不可食言,遂割下自己的人头送与楚王,楚王念其刎首留城之忠烈,不再索要城池,自此巴国人立将军庙,世代供奉巴蔓子,千古流传。

数道闪电如钩之后,那人道:“原来如此,流芳百世的不是杀人的剑,错了,错了,错了。”这时站在石碑上那人道:“你走吧,我不杀你。”

那人回头看着庙里,道:“有人让来杀你,他说杀了你,我就能留下名字。白大侠深谙世间道理,但人心难测,要你性命之人,你或可知道是谁,但你不得不防,告辞了,后会无期。”

又是霹雳一声响,照亮庙外的雨夜,那人展开身法,一道灰影消失在雨夜里。

屋子里还是很沉寂,过了很久,外面石碑上那人才道:“云家娘子,你的仇人就在庙里,你何不向他问个清楚!”

江玉浓本以为在难以找到曹家父子,此时闻听就在庙里,倏然怒吼:“曹正平,你仁义山庄尽是藏污纳垢之辈,满肚子男盗女娼,确满口仁义道德,你若镇有本事便站出来,否则这辈子你也修得安宁!”

石碑上那人道:“云夫人休要恼恨,若说起来,你夫君之死我也脱不了干系,不过今日这庙里的人你们只管杀,世间少了这等人反倒干净。”江玉浓只知道进入曹家办一件大案子,后来被人假借云雁鸣的名义骗入曹家,至于其中过节却并不知晓。

仁义山庄多余朝廷往来,无论是卖官鬻爵还是克扣赈灾钱粮,这里都是绝佳之地,表面上是江湖组织,实则是朝廷官员安排的分赃之地,铜墙铁壁自然不言而喻,江湖中人哪里哪里敢擅自闯入。以云雁鸣的为人,盗取金银那也不算什么,他之所去乃是为了盗取曹家父子的人头,但戒备森严,一连半月也未敢下手,不巧这日却遇见了一个丑脸汉子,腰间插着一柄东岛浪人的倭刀,二人在仁义山庄外交手之余,那人严明来意,竟然与云雁鸣是一样的目的,也是为了杀曹家父子而来,二人一拍即合,合力闯入仁义山庄,那山庄里早有防备,直杀到后半夜,二人眼见侍卫将二人围得铁桶一般,心悔这番可真是托大了,自以为功夫了得,这才闯入仁义山庄,没想到今日这般难以得手,早知道便不这般莽撞,暗地里使个手段割了他人头便是。二人使个眼色便要往外杀,这是曹正平却推出江玉浓,道:“我仁义山庄乃是好客之地,既然来了便都是客人,何必急着走呢!”云雁鸣虽然做的是鸡鸣狗盗之事,但向来头脑清楚,他拿江玉浓作要挟无非是要自己束手就擒,好一网打尽,倘若走了一人,曹家父子便心存芥蒂,不敢妄动。悄声向丑脸汉子说了缘由,那丑脸汉子倭刀翻转,使出东瀛一刀流的绝杀一招燕返,夺路而出。曹家自此扣押云雁鸣夫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江玉浓从两个送饭的老妈子口里听说湖心的鳄鱼潭下锁着个武功极高之人,每天不给他送饭菜,他便杀潭中鳄鱼而食,是个十分可怕的歹人。后来曹正平纳妾,府上松懈,陡然被灭门,就连杀人之人的面貌也未曾瞧见,只知道那人身形诡异,武功既狠且快,死者也及其诡异,伤口处总是有孔雀翎毛的血痕,十分漂亮,却又十分可怕。

如今江玉浓听他说起夫郎之死,心中更是老大不快。泰山四侠也已经看出,这庙里的人个个眼中都透着邪气,看似好人,不知背地里干过多少害人勾当,便要动手杀人。这里所有的人数月来亡命天涯,早已经害怕了生死,适才见这四人出手似乎有些门道,如今庙外那人又已经追杀到了此地,此事难以善了。人群中有人喊道:“慢着,如今在此的谁不是家破人亡,早晚是在被你杀了,只是我等做事向来机密,你何以就偏偏挑了我们下手。”

石碑上那人淡淡一笑,道:“我并未在中土,你们做了什么勾当,我自然不知道。”这时那人似乎有些理直气壮,道:“那你凭什么杀我们!”石碑上那人道:“很简单,诸位可听说过银棺生死笈?”众人面面相觑,江湖上确实有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每隔五年便有一辆马车在江湖中行走,马车上便拉着一口白银打造的棺材,这银棺只在早晚间出没,没有人知道他的藏身之处。

石碑上那人顿了顿,又道:“银棺生死笈分为生笈和死笈,生笈上记载的乃是江湖侠客,朝中青天,死笈上记载的乃是四海恶徒,朝中奸佞,诸位便是死笈上记载之人。”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银棺出没江湖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将江湖上的事情造册入笈。一人问道:“既是如此,我等有今日的下场也难怪了,在场的诸位当心知肚明自己做过的事情,也不肖多说了。只是还有一事不明,天下能人能人何止万千,杀人的勾当谁不是刀头舔血,你就愿意这么去杀死笈上的人?”石碑上那人道:“银棺的主人十分有钱,他许我一颗人头五十两银子。”

这时众人有些想笑,但他说得很认真,却又笑不出来,毕竟五十两银子并不多,很少有人为了五十两银子拿自己的性命作赌注,去杀人。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

微信彩票群二维码大全 微信彩票计划群 微信彩票投注群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正规彩票QQ群 正规彩票QQ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彩票投注群 正规彩票微信群 微信彩票交流群二维码